第140章 女土匪头儿
书名:重生八零俏神医 作者:林燃燃 本章字数:230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15:15:02

“我们是她的亲戚,你知道她这次考了多少分吗?”姚玉兰连忙开口回道。

一听是林芳华的亲戚,喝胡辣汤的男生顿时双眼发亮:“我跟她一届当然知道了,她这次考了540分,是全文科班第一名呢!”

姚玉兰气的差点没把面前的桌子给掀掉。

那个死丫头凭什么能考那么多分?

“该不会是作弊吧。”夏老太觉得有些不对。

她可是听说过,这个叫林芳华的臭丫头压根就没去过几回学校,怎么可能考那么多分?

“你说谁作弊呢,有你这样的亲戚吗?我们林同学可是品德高尚的人,怎么可能去作弊?”

喝胡辣汤的男生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。

林同学提供的学习方法,让他的数学跟英语都提高了十多分,他感谢林同学还来不及,听到有人说林同学的坏话,他怎么可能忍得住?

当下连胡辣汤都不喝了,甩下筷子就走。

旁边还有几个吃饭的二中学生,一听这话也有点生气:

“什么?她居然说我们林同学作弊?”

“我们林同学那么好,怎么可能作弊?我看这人八成是在嫉妒我们林同学!”

“就是,早知道我们就在鹏程小吃那里多等等,不来这里吃饭了,真的快被气死了!”

“那要不我们走?”

“走什么走啊,钱都付过了,不吃岂不是便宜这家店了?就算是走也要把东西给吃完,下次再也不来了!”

“对对对,下次再也不来了!”

……

几个同学三下五除二地把碗里的东西吃光离开,吉祥小吃店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。

姚玉兰压根没想到林芳华在这些同学心中的地位居然会这么高,顿时有些傻眼。

夏老太气的破口大骂:“这个死丫头,到底给这些学生灌了什么迷魂汤?”

“妈你先看着点,我去给佳琪发个电报。”姚玉兰定了定神开口道。

佳琪这么聪明,一定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让店里的生意更好。

说完这话,姚玉兰急匆匆赶去了邮电局。

而这个时候的林芳华,却跟着去了齐大刀家,替他的媳妇儿治疗脸上的疤痕。

齐大刀的家在西县的北面,有点偏僻,两个人左扭右拐,才终于走到一处看起来破旧,却被打理的整整齐齐的院子面前。

他在院落门口站定,伸手拍门,“柔柔,我回来了。”

“吱呀——”

院门被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脸上有着长长疤痕,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妇人。

这个年轻妇人,应该就是齐大刀的老婆郭柔。

郭柔走路的动作跟现在的女人完全不同,步子迈的大大的,完全没有一般女人的扭捏和婉约。

莫名的,林芳华居然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匪气。

“回来了?”

郭柔看着齐大刀开口,当看到他身后跟着的林芳华之后,顿时大怒,手里的鸡毛掸子对着他便打了下去:

“好啊,你前几天夜不归宿,原来是认识了漂亮姑娘,你说你认识也就算了,居然还敢把人带回家,怎么?下一步是不是想把我赶出去?”

齐大刀被打的抱头鼠窜,“婆娘你误会了,她不是……”

“婆娘?”

郭柔一个冷哼,吓得齐大刀连忙改口:“不不不,不是婆娘,是媳妇儿,媳妇儿你误会了,她是我的老板,是个神医,我带她来是想让她给你看脸上疤的!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郭柔这才半信半疑地收起了手上的鸡毛掸子。

“当然是真的,媳妇儿,我怎么敢骗你?”齐大刀连忙举手发誓。

“谅你也不敢骗我!”

说完这话,郭柔这才一脸坦荡地看向林芳华道:“大妹子,我刚才就是跟大刀开个玩笑而已,你可不要介意!”

“不介意。”

林芳华微笑着摇头。

她能看出来郭柔刚才虽然在拿鸡毛掸子打齐大刀,但却有意控制了力道,就算是落在身上也不会疼。

而齐大刀明明能躲过去,却偏偏要站在那里挨上一两下,然后龇牙咧嘴地叫着疼。

郭柔虽然口中说着活该,打人的力道却一小再小。

出门彼此牵挂,归家嬉笑怒骂,这才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。

而且最关键的是,两个人闹了这么久,居然脸不红气不喘,一看就是身上有功夫的人。

尤其郭柔的下盘稳得很,没有二十来年的训练绝对不会这样。

“老板你快给柔柔看看,她脸上的疤到底能不能治?”齐大刀连忙抓住郭柔的手将她带到了林芳华面前。

“治啥治啊,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……”郭柔有些不好意思,伸手便将齐大刀的手给拍掉了。

“你习惯了我可不习惯,你知道我每次看你的脸有多难受吗?”

“怎么?你是觉得我丑了?想再找一个?”郭柔顿时不满地瞪眼。

齐大刀一脸的委屈,“我哪敢啊?自从你当年把我抢回寨里,我的心可都是你一个人的了。”

“寨里?”

林芳华听的有些好奇。

她以前只觉得齐大刀逗比,却没想到他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齐大刀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:“柔柔她以前是杨松山的女土匪头儿,我一次押镖经过那里被她给劫走,做了压寨夫人,啊不!压寨寨主!”

“是压寨夫人。”郭柔开口纠正道。

“柔柔你说压寨夫人就压寨夫人,只要你肯治脸上的疤就行!”齐大刀说完,连忙对着林芳华使眼色,示意她帮自己说服郭柔。

林芳华没想到郭柔一个女人,居然还能做土匪头儿,顿时觉得她跟自己认识的所有女人都不同,便直接开口道:“这疤是刀伤,因为是陈年旧疤,想要完全治愈没有那么快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“你说什么?我这疤还能治?”

郭柔忽然抓住她的手,一脸紧张地问道。

没有女人不爱美,要不是当初无奈,她也不会用刀把自己的脸给划破,之前她也曾经背着齐大刀找了很多医生看,医生都说没办法。

而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居然说能治好她脸上的疤,她怎么可能不紧张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